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教育快讯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环保 > 正文

回望开国将军们:真实的人物传奇远比想象丰富得多

时间:2020-07-19 13:58 来源:网络整理

  回望开国将军的真实与传奇

  尽管时代改变了,暗淡了刀光剑影,远去了硬骨雄姿,但开国将军们的鲜活面容依然飞扬在我们眼前。他们的生命历程和极致品格,依然凸现在中国革命史上,凸现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。

  他们并不是“高大全”的脸谱式人物

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,我应安徽电视台之约,再次到中国共产党举行武装起义的策源地之一大别山采访。短短五六天的踏访,使我萌动了回望开国将军们的愿望。战争是军人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。作为一名军人,却未能参加战争,这是我30余年军旅生涯的最大遗憾;作为一名军事记者,有幸采访200余名身经百战的开国将军,又是我军旅生涯的最大收获。  

  我采访的第一位开国将军就是许世友,时间是1982年4月。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天随着一阵下楼梯的“咚咚”脚步声,面孔黝黑、身材壮实、脚蹬布鞋的许世友将军旋风般地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未容我寒暄,将军便用有力的大手把我拉到他身边坐下:“记者同志,你要我谈些什么啊?”许世友回答我的问题和他打少林拳一样干脆利索,三言两语就完了,然后又问:“记者同志,还有什么呀?”幸好我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,采访才得以顺利进行。据将军的秘书告诉我,这次采访是近年来许世友将军会客时间最长的一次。

  和许世友将军完全不同,陈士榘将军接受我采访时则是另一番风景。这位被毛泽东称为在华东战场“出了大风头”的将军,虽然已年逾八十,仍风头不减,头戴黑色花缎圆形帽,身穿红色对襟大褂,显得高贵典雅。陈士榘将军已多年不接受记者采访,他当时看了我写的那份采访提纲后很惊讶,说:“这位小同志还可以和他聊一聊。”没想到我们一聊就聊了两个半天。

  当张爱萍将军拄着拐杖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位被誉为“军中才子”“马上诗人”的将军,这位为我国“两弹一星”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将军,就像一位普通的乡村教师。当我向将军提出合影留念的要求时,他不但欣然应允,而且无论如何也不愿居中。这种平民作风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而剑眉上扬、双目清澈的萧克将军,与我交谈数言便让我由衷而起敬意:他沙声细语、谦和有度、学识广博,百战之身却不失儒雅风采,千军之帅仍具书生意气。采访完毕,萧克将军亲自化笔研墨,书“求实”两个大字赠予笔者。

  在对开国将军的采访中,有许多情景都是我没有想到的,但却又是那么的真实:被官兵们称为“王疯子”的二野名将王近山将军,竟然是白面书生模样的英俊人物;敢于抗上的张爱萍将军,一点架子也没有;工人阶级出身,被称为猛将的王震将军,与许多科学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交上了知心朋友;木匠出身的刘震将军,晚年接受我采访时,每次都要换一套新款外套,就像一位海外归来的老华侨;塔山阻击战的纵队参谋长李福泽,在战场上吃的零食是上海产的奶糖,因为他父亲是青岛啤酒厂的股东。

  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一位位开国将军,并不是“高大全”的脸谱式人物,他们既是有情有义的大英雄,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。

  真实的人物传奇远比想象丰富得多

  当我敲开那一扇扇曾经喧闹而今沉寂的将军府大门,我不得不惊讶于他们人生经历的艰难奇特,在这种奇特经历面前,任何想象力都变得苍白无力。我意识到我有责任把这些写出来告诉世人。

  1943年夏某日,毛泽东于延安作报告,陈赓将军忽抓耳挠腮,东张西望,后整衣起立,直奔主席台。毛泽东一愣,问:“陈赓同志,有何急事?”将军不语,取毛泽东搪瓷杯“咕咚咕咚”喝之。而后,擦嘴,敬礼,报告:“天太热,借主席一口水。现在没事了!”在场干部哄堂大笑,毛泽东亦微笑。

  某日,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皮定均至某岛植树,见团长、政委未带植树工具而指手划脚,便问:“什么出身?”俱答:“贫下中农。”问:“种过田没有?”答:“种过。”问:“放过牛没有?”答:“放过。”又问“牛走路时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?”团长、政委汗颜。

  王建安将军凡下连队视察,每餐必要锅巴,花甲之年依然如故。若锅巴中有沙粒,必呼司务长带扁担、箩筐来:“将这块大石头给我抬走!”将军言,锅巴中有无沙粒,反映了洗米干不干净;洗米干不干净,反映了炊事班工作认不认真;炊事班工作认不认真,反映了司务长责任心强不强。司务长责任心强,连队伙食必然好,相当于半个指导员的作用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